简体中文
English
LED wholesaleLED wholesaleElectronics wholesaleElectronics wholesaleElectronics wholesaleChina electronicsChina electronicsElectronics wholesaleChina electronicsApparel wholesaleBags wholesaleChina toysAntique CollectionApparel wholesaleGifts wholesaleShoes wholesaleChina bagsWedding DressPromotion GiftsChina bagsSports goodsChildren ShortsPersonal careChina toysChina bagsApparel wholesaleSports goodsChina giftsChina bagsApparel wholesaleChina electronicsChina electronicsChina electronicsApparel wholesaleChina giftsChina bagsSports goodsApparel wholesaleChina bagsSports goodschina mobile phones>
审美忠实:不可叛逆的文学翻译之重
翻译服务
翻译语种
服务机构
深圳翻译联系电话 热线:400-6688-204
电话:0755-26413476
翻译公司MSN在线咨询 MSN:
boyutranslation
@ hotmail.com
深圳翻译EMAIL联系 邮箱:
business
@boyutranslation.com
深圳翻译EMAIL联系 QQ:
841952105
其他新闻 - 翻译技巧 - 审美忠实:不可叛逆的文学翻译之重
审美忠实:不可叛逆的文学翻译之重
翻译技巧 加入时间:2015-5-11 17:52:52 来源:  访问量:1729
 
王佐良,1916年2月12日生,诗人、翻译家、教授、英国文学研究专家,浙江上虞人。1995年1月19日,于北京去世。
1929年至1934年,在武昌文华中学读书。1939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原清华大学外语系),留校任教,1947年赴英国牛津大学为攻读英国文学研究生。1949年回国后,历任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系主任、副院长。
中国莎士比亚学会、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会长,北京外国语学院顾问兼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外国文学》主编,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王佐良先生生平的主要著作包括:
《雷雨》(曹禺著)(英译版)译者王佐良,巴恩斯(A.C.Barnes)外文出版社,1958
《约翰韦伯斯特的文学声誉》(学位论文)王佐良,奥地利萨尔斯堡大学出版社,1975
《美国短篇小说选》主编王佐良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
《英国文学论文集》王佐良,外国文学出版社,1980
《英国诗文选译集》译者王佐良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0
《彭斯选集》译者王佐良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
《论契合》王佐良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5
《苏格兰诗选》王佐良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
《照澜集》王佐良外国文学出版社,1986
《风格和风格的背后》王佐良人民日报出版社,1987
当然,他最广为流传的篇作是翻译培根随笔集其中的《论学习》等,该译作的语言精炼优美传神,被广大读者视为是最权威的版本。


 

 
 
 
(选自《英语世界》2012年第2期)
文/林少华
梁实秋本打算用20年译完《莎士比亚全集》,而实际上用了30年。译后朋友们为他举行“庆功会”,他在会上发表演讲:要译《莎士比亚全集》,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必须不是学者,若是学者就搞研究去了;二是必须不是天才,若是天才就搞创作去了;三是必须活得相当久。“很侥幸,这三个条件我都具备。”作为我,当然不能同梁实秋相比,但他说的这三个条件,我想我也大体具备。我不是像样的学者,更不是天才。即使同作为本职工作的教书匠相比,最为人知晓的也仍是翻译匠。所以今天也只能作为翻译匠来几句老生常谈。
诸位知道,翻译这东西本来就是相当不好说的东西,而作为译者说自己的翻译就更不好说。往好里说吧,人家会说你老王头卖瓜自卖自夸,不懂谦虚是美德;往糟里说吧,自己又不甘心,也未必公平。总之左右为难。但如果不说自己,泛泛而论,其实又十分好说。比如董桥。最近偶然翻阅他的一本名叫《乡愁的理念》的小书,里面谈到翻译,谈得极俏皮:“下等译匠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给原文压得扁扁的,只好忍气吞声;高等译手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跟原文平起平坐,谈情说爱,毫无顾忌。”还有一段说得颇有情色之嫌,我都不好意思引用,他是这么说的:“好的翻译,是男欢女爱,如鱼得水,一拍即合。读起来像中文,像人话,顺极了。坏的翻译,是同床异梦,人家无动于衷,自己欲罢不能,最后只好‘进行强奸’……读起来像鬼话,既亵渎了外文也亵渎了中文。”文艺复兴时期西方意大利也有异曲同工的说法:“翻译如女人,漂亮的不贞洁,贞洁的不漂亮。”言外之意,理想的翻译就是要既贞洁又漂亮。以上面董桥的话说,就是要跟原文谈情说爱平起平坐,进而男欢女爱如鱼得水。如果换成钱锺书,只一个字:化!他说:“文学翻译的最高标准是‘化’。”古今中外,关于翻译的言说不可谓不多,但相比之下,我还是最欣赏钱老先生这个“化”字。即使严复的“信达雅”三个字,也可用此“化”字化而为一。而翻译的所有问题,依我愚见,也都出在这个“化”字上面。就是说没有“化”好——或“忍气吞声”,或“同床异梦”,或贞洁与漂亮两相叛离,非此即彼。
与此同时,关于翻译的所有争论也都几乎离不开这个“化”字。如贞洁与漂亮、意译与直译、神似与形似、归化与异化、等值与超越、表层结构与深层结构、语体忠实与审美忠实等,不一而足。
“化”得最好的,英文汉译我虽然不太熟悉,但至少王佐良先生译的培根读书名言算是其一:“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英汉之间,妙而化之,天衣无缝。汉译法国文学,翻译家罗新璋先生最服傅雷。他举傅译《约翰·克里斯朵夫》开头一句为例:“Le grondement du fleuve monte derrière la maison”直译为“大江的轰隆轰隆声,从屋子后面升上来”,而傅雷译成“江声浩荡,自屋后上升”,化人为己,斐然而成名译。日本文学翻译方面“化”得最好的,窃以为是丰子恺先生译的《源氏物语》。鬼斧神工,出神入化,信手拈来,绝尘而去。读之可知译事之难,可叹译笔之工,可生敬畏之情。词意或有不逮,理解或有偏差,但在整体审美传达上迄今无人可比。不料日前看《书城》(2009年10月号余斌文《知堂“酷评”》),发现周作人对丰译的评价极其尖刻,谓丰子恺译文“喜用俗恶成语”、“只是很漂亮滥用成语,不顾与原文空气相合与否……其实此译根本不可用”,还说“丰氏源氏译稿,是茶店说书,似尚不明白源氏是什么书也”。一句话,只漂亮不贞洁,“俗恶”!那么他本人译得就既漂亮又贞洁了么?未必。贞洁或许贞洁,可惜贞洁得近乎“涩”,整体审美效果明显在丰译之下。说句不恭的话吧,周作人的夫人是日本人,按理,他搞翻译应该“如鱼得水”才是,可他却好像“给原文压得扁扁的”,大气不敢出。这固然同他创作中标举的“简单味”、“涩味”之文章境界有关,但同时也和他采取的异化这一翻译策略有关,用当下较为流行的说法,就是“去中国化”,即主要对日文原著负责。而他之所以酷评丰译为“俗恶”,自是因为——在他看来——丰译的“去日本化”。
上面所以说这许多,也是因为同我的翻译理念和翻译策略有关。我的翻译理念——如果说我有这劳什子的话——主要是对中国、中国读者负责,即要首先确认自己的翻译能给中国读者、中国文化以至中国社会带来什么。借用周作人的兄长鲁迅的话,就是要看自己是像普罗米修斯那样为中国窃得火种,还是别的什么。这样,所采取的翻译策略,势必与周作人相反,即要尽可能消除“涩味”,也就是消除日译汉特有的翻译腔(“和臭”)。在这个意义上,说是“去日本化”也未尝不可。换言之,就是想方设法琢磨找一个既贞洁又漂亮的“女人”。这也是天底下所有男人,尤其男翻译家一生的梦想。那么,之于我的既贞洁又漂亮的“女人”到底找到了没有呢?我以为大体找到了,至少在贞洁与漂亮之间找到了一个接合点。我一再主张的“审美忠实”也就是这个意思。我以为,就文学翻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审美忠实。
说到这里,请容我说一下我的翻译观,即我所大体认同的关于翻译的言说或观点,当然也多少包括我个人的体悟。我倾向于认为,文学翻译必须是文学——翻译文学。大凡文学都是艺术——语言艺术。大凡艺术都需要创造性,因此文学翻译也需要创造性。但文学翻译毕竟是翻译而非原创,因此准确说来,文学翻译属于再创造的艺术。以严复的“信达雅”言之:“信”,侧重于内容(内容忠实);“达”,侧重于行文(行文忠实);“雅”,侧重于艺术境界(艺术忠实)。“信、达”需要知性判断,“雅”则更需要审美判断。审美判断要求译者具有艺术悟性、文学悟性。但不可否认,事实上并非每个译者都具有相应的悟性。与此相关,翻译或可大体分为三种:工匠型翻译、学者型翻译、才子型翻译。工匠型亦步亦趋,貌似“忠实”;学者型中规中矩,刻意求工;才子型惟妙惟肖,意在传神。学者型如朱光潜、季羡林,才子型如丰子恺、王道乾,二者兼具型如傅雷、梁实秋。至于工匠型翻译,当下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也不敢举。严格说来,那已不是文学翻译,更不是翻译文学。翻译匠和翻译家的区别在于,前者传达语法、意思和故事,后者再现表情、感动或审美愉悦。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文学翻译最重要的就是审美忠实。就文学翻译中形式(语言表象)层、风格(文体)层和审美(品格)层这三个层面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审美层。即使“叛逆”,也要形式层的叛逆服从风格层,风格层的叛逆服从审美层,而审美层是不可叛逆的文学翻译之重。《达·芬奇密码》的译者朱振武教授最近在《外国文艺》2011年第6期也发表文章,一再强调审美的重要:“文学翻译是艺术化的翻译,是译者对原作思想内容与艺术风格的审美把握。……文学翻译不是词句的形式对应,而是语言信息与美感信息的整体吸纳与再造。”
不无遗憾的是,审美视角的阙如正是目前文学翻译实践、文学翻译批评的盲点所在。窃以为,随着国际交流的频繁和懂外语人数的迅速增加,当下外国文学作品翻译的主要问题,较之准确性,恐怕更在于文学审美的缺位,以致“读起来味同嚼蜡,给读者充分的机会去体验阅读的艰辛,而不是享受阅读的愉悦”(虞建华语,见《外国文艺》2010年第4期)。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原作本身是否味同嚼蜡?如果不是,那么译者标榜的忠实或准确性又体现在哪里呢?事情十分清楚,那才是致命的不忠实、不准确,纵然语法、词汇、句式等形式层面贴得很紧甚至无懈可击。换言之,无论有多少理由,翻译文学作品都不该译丢审美、审美忠实。如果丢掉审美忠实,其他所有“忠实”都不过是“愚忠”(朱振武语)罢了。而“愚忠”,换个说法,无非是“只贞洁不漂亮”,那也是任何有美学追求的人所不喜欢的。
 
* 林少华,著名文学翻译家,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兼任中国日本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青岛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村上春树和他的作品》、《落花之美》、《为了灵魂的自由》、《乡愁与良知》、《高墙与鸡蛋》。译有《挪威的森林》等村上春树系列作品以及《心》、《罗生门》、《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等日本名家作品凡五十余部,广为流布,影响深远。